拿手菜
2019-05-22 09:47:12 来源:阳江新闻网

我把这道菜称之为:油锅里盛开的黄玫瑰。

拿手菜
阳江新闻网

□ 刘满英

父亲在世时,喜欢用韭菜、鸡蛋和面自制一种菜肴,我把这道菜称之为:油锅里盛开的黄玫瑰。

1985年,我19岁,刚参加工作。母亲在水泥厂,带着做临时工的三姐。父亲希望弟弟妹妹以后能有好的前程,毅然放弃调到邻县国营企业当领导的机会,而请求退居二线,带着我和刚转学县城读书的弟弟妹妹,调回本县城一家国营企业。

家里生活条件不是很好,两个姐姐已经嫁人,三姐没工作,而且身体不好,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在学校读书。家里所有生活来源来自父母工资,还有我当学徒的29元收入。父母两地分居,使得生活过得更加拮据。

从未做过饭的父亲,那时却成了地地道道的家庭主男。每天天不亮,父亲就起来生炉子,常常被浓浓的烟灰呛得咳嗽;等把早餐做好,弟弟妹妹们吃罢饭上学,他再去菜市场买菜,挑选实惠的白菜、萝卜。家里的生活很清贫,伙食常常一个月也难得见一次油星。可弟弟妹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父亲担心他们的身体不好,影响学习,总是想方设法变换菜式。在那困难的年代,鸡蛋也是上等的菜肴,家里人多,父亲为了让大家都能尝到鸡蛋鲜味,于是想出用韭菜加鸡蛋的办法。

取两枚鸡蛋,打碎搅匀,加入切碎的韭菜、清水、少许盐、味精、姜末、淀粉、面粉和匀,和好后放入七成热的油锅里,撒少许油,做成粇饼模样,再用锅铲切割成小块,翻两个身,等饼煎成金黄色,即可出锅。捞出来的蛋饼子,盛放在盘子里,像极了在绿叶衬托下的黄玫瑰。再烧热油锅,放入辣椒、蒜、姜丝、料酒,把蛋饼子回锅一炒,色泽焦酥可口,嚼在嘴里,面粉在油脂的催化下,纹理细腻绵滑,加上韭菜的清香,鸡蛋的鲜嫩,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,极大地满足了味蕾的需求。母亲每次从水泥厂回来,父亲总要显摆他的拿手菜,看着我们狼吞虎咽的模样,父亲在一旁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一千位父母,就有一千种拿手菜。这些拿手菜,多年以后,还会在儿女的舌尖津津乐道。光阴清静,岁月匆匆翩然而过,膝下承欢的儿女,在美味的菜肴里长大,翅膀逐渐硬实。那记忆中的平房,黄昏,淡淡的灯火,父亲系着围裙,洗手、择菜、打蛋、切韭菜、摊蛋饼、下油、放料,菜香四溢的影像却依然那样清晰。如今,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有七年,但那朵盛开的黄玫瑰却永远地开在我的心间。


展开阅读全文

网友评论

更多>>

专题

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
知道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