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的三种境界
2019-04-10 10:22:30 来源:阳江日报

台湾作家林清玄先生写过一句话,颇值得玩味:白鹭立雪愚人看鹭,聪者观雪智者见白。这首诗,分别扣住“鹭”“雪”“白”三个字,从而对爱的三种境界进行了排列,说得透彻,论得精辟。在我看来,不仅仅是爱情,自然界的很多事物也可分为三种境界,比如春——看,听,感。对我的城市来说,春的步伐悄无声息,直到三月末,一场春雨,不大不小,才让春有了迹象——草绿,鸟鸣,风柔。风停,雨住,我一个人,背手徜徉在河堤的小径上,满眼的绿,满鼻的畅,催生了满心的喜。河堤,准确地说,是防洪渠。小径,真小,一米多宽,狭长。小径南,是一排冬...

春的三种境界
阳江日报

台湾作家林清玄先生写过一句话,颇值得玩味:白鹭立雪愚人看鹭,聪者观雪智者见白。这首诗,分别扣住“鹭”“雪”“白”三个字,从而对爱的三种境界进行了排列,说得透彻,论得精辟。

在我看来,不仅仅是爱情,自然界的很多事物也可分为三种境界,比如春——看,听,感。

对我的城市来说,春的步伐悄无声息,直到三月末,一场春雨,不大不小,才让春有了迹象——草绿,鸟鸣,风柔。

风停,雨住,我一个人,背手徜徉在河堤的小径上,满眼的绿,满鼻的畅,催生了满心的喜。

河堤,准确地说,是防洪渠。小径,真小,一米多宽,狭长。小径南,是一排冬青,圆圆的树冠上,窜出密密的叶片,那叶,透出别样的光亮,仿佛被打了蜡,浸了油,在阳光下亮得晃眼,嫩得透明。

小径北面,是一排简易房。几位老人坐在房前,眯缝着眼睛唠嗑。房前泡沫箱里几棵菜苗,大概感受到了春的信息,竟偷偷把花朵高举起来,那不胜凉风的柔弱,有着欲迎还拒的娇羞。

春太短,谁愿意错过展示美丽呢?

几只麻雀,在小径上啄啄点点,不时交头接耳。它们几乎停在我脚下,让我不得不绕道而行,然,它们似乎不甘被我甩在身后,嘟囔着,又拦住我的去路。有的还歪着脑袋,瞪圆了眼睛上下打量着我——你谁呀?敢和我赛跑?

小麻雀也学螳螂挡车,我笑了,伸手求抱抱。它们竟害羞了,叽叽喳喳笑着飞到树上,幸灾乐祸看着我——够不着,够不着。

枝头的灰喜鹊也开始忙碌了,一边叨枝筑巢,一边不忘和伙伴、行人打招呼。

熬过漫长的冬天,鸟儿也如我,想冲大自然撒个欢儿耍次娇吧?鸟儿和人类一样,都喜欢在美好的环境里,展示本性呢。

人和自然和谐相处,是多么有趣。有了鸟,天空不寂寞,再坚硬的人内心也会变得柔软。

春天不仅是喂饱了眼睛,叫醒了耳朵,也拨动了味觉和感觉呢。

河堤下,有几个年轻人在低头寻找着什么,细看,原来手里握着一把野菜。对他们来说,野菜不是目的,更多的是在寻寻觅觅中释放压力,让心灵找到回家的路吧。只有把自己置身大自然,我们才能找回被欲望淹没的自己。

春天叫醒了植物、动物,也叫醒了土地,规范了风儿。脚下硬邦邦的土地,温软了,疯了一冬的风儿,淑女了,就连老人眼角的花朵,都灿烂了呢。

“一寸光阴一寸金”,看了,听了,就该回家把感受变成文字了。

□ 邱素敏

展开阅读全文

网友评论

更多>>

专题

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
知道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