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室里来了一只流浪猫
2019-06-12 09:49:53 来源:阳江新闻网

全班48人,36票赞成,12票反对,表决通过叫保安把猫清理走。

教室里来了一只流浪猫
阳江新闻网

杨 玫

一只流浪猫让我们班爆发了战争。

那只流浪猫出现在我们教室好多天了,班里出现了爱猫友和反猫团。战争发生在一节体育课后,同学们从操场回到教室,小杰发现放在抽屉里的蛋糕被猫扒出,愤怒地用脚朝猫肚子狠狠踢去。正在偷吃的猫儿惨叫一声,正好被爱猫的永莹看见了,双方争吵几句后竟然撕打起来。正好第四节课是我的课,我决定快刀斩乱麻,用民主投票的方式决定要不要把猫强制赶走。全班48人,36票赞成,12票反对,表决通过叫保安把猫清理走。

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解决了,下午放学,我的办公桌上却放了这样一封信:“杨老师,你虚伪、无情!你打着民主的旗号实施暴政,你平时对小猫的言行影响到大家对猫的评价。你比法西斯还要残忍,你没有一点爱心……”

观点偏激,言辞激烈,信是苏琳写的,班里最爱猫又很情绪化的一名女生。看信后的我不知所措,觉得委屈又荒谬。晚修前给苏琳妈妈打了电话。

苏琳幼年时父母就离异了,她少言寡语,自闭自卑,母女二人很少讲话,谈心聊天基本没有,苏琳也从不和别人沟通,自从教室来了那只流浪猫,苏琳同妈妈说的话越来越多,还和班里几个一起照顾小猫的女孩成了朋友。苏琳妈妈坦言:“老师,这个孩子好不容易跟我讲话了,我担心她情绪崩溃,我知道我的要求荒谬,但能不能缓缓把猫送走?”

苏琳妈妈的话让我觉得事情越来越难办,苏霍姆林斯基说“我们要像对待荷叶上的露珠一样,小心翼翼地保护学生的心灵”,是我的言行在引导学生讨厌这只猫吗?永莹会不会也把自己封闭起来?

带着种种问题我走进了教室。永莹正用愤怒的眼神瞪着我,苏琳的眼角明显有哭过的痕迹。我无奈地叹息一声。学生的问题就听取学生的心声吧,他们才是班级的主人。放学前,我给学生讲了这样一段话:

“关于上午的投票方式,我先道歉,我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,我们应该尊重生命,尽量给它们创造生存的机会,希望讨厌猫的同学考虑这点。”

“其次,教室是传道受业解惑的地方,需要安静、单纯的环境,这只猫严重破坏了正常的学习氛围,尊重生命,也要尊重别人学习的权利。”

“第三,这只猫没有注射过疫苗,万一抓伤人怎么办?生命无价,安全第一。”

发自肺腑的言语和合理的观点赢得了学生的认可,连苏琳都点头了,关于猫的处理我们达成了共识:询问身边人、发微信群、看是否有人愿意收养。大家一起出谋划策,最后一名学生开宠物店的亲戚愿意免费收留这只猫。

从此,流浪猫离开了我们的教室,但没有离开我们的生活。几个女孩子常在周末结伴去看望它,她们懂得,爱除了喜欢还需要理性与彼此尊重,而我,也明白了教育是一种生命的相遇,遇见的不一定是美丽的风景,却能激荡彼此的生命。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,我面对的是学生敏感的心,学校的学习不是简单的知识传递,而是师生间心灵的接触。

如此,教育别有洞天。


展开阅读全文

网友评论

更多>>

专题

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
知道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