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洲古村寻古树
2019-03-29 09:33:33 来源:阳江日报

大洲村一角。阳西大洲村被评为“广东省古村落”后声名鹊起,我于去年慕名前往游览过一次,本以为半天时间完全可以览尽其古老与沧桑,哪知几许残垣断壁、雕梁画栋就让我冥想,考究连连。至暮色降临,才记起还有一片200多年历史的古老银叶树林还没来得及看个究竟。据资料显示,银叶树为红树林的一种,在全球极为稀少,中国现只在广东、广西、海南和台湾地区发现。据说,在广东百岁以上树龄的银叶树就数大洲村最多了。在大洲村,有着近120棵银叶树,其中百岁以上树龄的不少于50棵。银叶树最为特别的地方是它的板根,位于树干基部,呈翼状...

大洲古村寻古树
阳江日报

大洲村一角。

阳西大洲村被评为“广东省古村落”后声名鹊起,我于去年慕名前往游览过一次,本以为半天时间完全可以览尽其古老与沧桑,哪知几许残垣断壁、雕梁画栋就让我冥想,考究连连。至暮色降临,才记起还有一片200多年历史的古老银叶树林还没来得及看个究竟。

据资料显示,银叶树为红树林的一种,在全球极为稀少,中国现只在广东、广西、海南和台湾地区发现。据说,在广东百岁以上树龄的银叶树就数大洲村最多了。在大洲村,有着近120棵银叶树,其中百岁以上树龄的不少于50棵。银叶树最为特别的地方是它的板根,位于树干基部,呈翼状伸展。银叶树的叶子如长卵状,正面光滑翠绿,叶背密披银白色鳞秕,银叶树由此而得名。

随着“一睹为快”之心日渐强烈,在暖春的一个周六中午,我再次来到了念念不忘的大洲村。

恬斋公书室。

1 大洲村的建村始祖恬斋公也真会选地方:村前一望平原,理想的耕种之地;村后是织河,理想的灌溉之源。扎根于此,鱼米何忧?在村与河之间,是一片密林,密林里遍布竹子和树木,其中就有树龄220年的鸡蛋花和250年的古榕树。富有传奇色彩的银叶树林则位于密林的北面,依河生长,郁郁葱葱。

银叶树的板根好像一条条游动的大“带鱼”。

吸取上次“教训”,这次我直奔主题。在村民老何的指引下,我很快找到了银叶树林的入口。入口甚小,仅容两人进出,周围荆棘丛生。我不由想起《桃花源记》中那入口,但愿我是幸运的“渔人”。

“仿佛若有光”,我即迈步从入口进去。放眼望去,一棵棵大小不一的树木错落在坑坑洼洼的湿地里,枝繁叶茂,千姿百态。来得正是时候,正午的阳光凸显着强大的穿透力,如白刃般从枝叶间直刺到地面。但见地面上突现无数“牙带鱼”“娃娃鱼”在游动,一个个光斑在它们身上跳跃,有如一个个眼睛在闪烁……我的心不由颤了一下。那些被阳光直射的,又像一条长长的飘带;那些藏在荆蔓丛中的,更像一面弯弯的堤坝。噢,这不是我一直想一睹真容的板根么?板,真的很板!仿佛都给什么魔力压扁了一样。好在我预先查找过资料,否则我这“渔人”还以为误进了魔界。哈——这“世外桃源”更像“星外桃源”吧?要不,地球上怎会有这样奇怪的物种呢?

鸡蛋花古树。

2 我为“寻根”而来,自然重在看根、赏根、探根。只要一低头,满眼都是板根,扁平而结实的根,弯曲而柔韧的根,裸露而神秘的根……根根相连,根根不息。瞧,长在藤蔓丛中最大的那一棵银叶树,树头部连着三块大板根,形如火箭的尾翼,厚如合十的双掌,长达3米,高及我腰。三块板根悠然地向外蜿蜒伸长,或弯如满弓,或曲如蛇行,或扭如悬藤。大板根的两侧又长出数条小板根,大小板根与周边其它的板根接连在一起,形成了一张庞大的根系网,彰显着一种强大的抓力。物竞天择,进化而生,难怪历经百年风雨,照样巍然不动。再看它旁边那四棵,多像四个健美猛男,粗壮的树干遍布“二头肌”,硕大的板根横陈“三角肌”……要是哪天举办个树木健美大赛,银叶树绝对力压群雄斩获冠军。

我小心翼翼地挪着步子,生怕踩损了哪条根。走到哪看到哪,站着看,蹲着看,侧身看,俯身看……像法布尔观察昆虫那样看,像李时珍观察药草那样看,在一棵棵银叶树下不断地“刨根究底”。还好,终有所收获——或许银叶树的板根是这样长成的:银叶树刚长出的树根和常见的树根是一样的,但滩涂上的淤泥很容易被涨潮或雨水冲刷掉,部分树根就会裸露出地面,裸露的根就会在根的下侧不断生长,一直连接到地面,渐渐地形成了板状。为了印证我这个“考究”,我即用手机上网查找资料,但很遗憾,关于银叶树板根具体怎样形成的科普竟没查到!我于是在两条还没长成板根的根那做了个记号,准备过一段时间再来看个究竟。

哈,也许我的“考究”不一定正确,但起码离“真相”更进了一步。是的,只要用心观察,谁都可以当“法布尔”!

百岁的古银叶树。

3 我这份专注,让老何总以为我是哪里派来的植物学家,不时向我问一些奇怪的问题:“……我小时候,经常来这里捉鱼,每当河水漫上来,鱼都喜欢藏在板根那,你说板根会不会把鱼围起来吃掉?”“那时候……我看到这些树也是这般大小,好像几十年都没生长的,这些树不止200岁吧?”

给老何这么一问,我忽而想起《逍遥游》中的“大椿”:“以八千岁为春,八千岁为秋”,可谁又真正知道这银叶树以多少岁为春呢?我不由用力摸了一摸脚侧下的大板根……大洲村的银叶树不正是漠阳大地上的“大椿”么?

哦不,这片漠阳大地上绝无仅有的银叶树林,甭说也是“乡村旅游”中独特而亮丽的景点。我忽而又想,要是像深圳坝光村或海南八门港那样,在银叶林中建一条观光栈道该有多好啊!不过,刚才在入口外已见到竹林那在修建休闲小径了,河边那也建成了一段观光栈道,况且老何说栈道很快就会修建到银叶树林中来。呵,到那时,想必会有更多游人前来“寻根”观光、争睹“大椿”之奇貌了。

大洲村路口。

村背古树群。

林子里渐渐暗了下来,我知道太阳快要下山了,只好恋恋不舍地往回走。

再一次路过何氏宗祠,再一次仰见“恬斋公书室”。匾还是那个匾, 瓦还是那片瓦,梁还是那道梁,砖还是那排砖,墙还是那堵墙……银叶树的根还是那样的根,这不都是浓浓的乡愁吗?对于当地的人们来说,留住古老印记,留住古树板根,留住浓浓乡愁,不管漂泊多远,不管身处何方,但凡生于斯,都会牵挂这里的一切,因为他们深深知道,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们的根!

文/图   亮 亮 

展开阅读全文

网友评论

更多>>

专题

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
知道了